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岳母~你这个小坏蛋,回家再跟你算帐

岳母~你这个小坏蛋,回家再跟你算帐

夏天来了,热得人不想出门,可是我还是坐上了飞机;这次的出门,全是家里的两个美人儿催促的结
「把你岳母接过来住几个月嘛,她一个人怪寂寞的,我们还有空房间,来这也可以解解闷儿。」这是妈妈和我办事时说的。

「老公,我妈一个人在东北,天天没事做,把她接过来,在这边住一段时间,等我大哥他们下半年回来再说,行不行啊?」小丽的娇喘轻吟也不时在我耳边迴响。

一个人坐在飞机上,想着两个美人儿在床上淫蕩的样子,心里竟然涌起一股慾火,我是愈来愈离不开她们俩了。事先电话里已经告诉了岳母到达的时间,以及双方身上的穿着;但我们必竟是第一次见面,所以约定她举个寻人的小牌子。下了飞机,眼看就要见到岳母了,心里竟然有些紧张。

过了安检,候机厅里举牌的很多,我正张望着,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她穿了件黑色连衣裙,中等个子;衣着虽像,看起来却不像是我的岳母,因为她的姿色看起来只有四十齣头。「小伦,什幺时候到的?」岳母上下打量着我。

「我到了半天了…。」

「先回家再说。」岳母带我走过马路搭车,一会儿就来了辆公车。由于这儿计程车很少,所以公车上可是爆满,别说坐了,就连站的地方都很小。前后左右都挤满了人,好不容易给她找了个扶手的地方。
「小伦,你也扶着点儿,这条路不平。」岳母站在我的前面,把手挪了个小地方。我用左手握住栏杆,公车真的是一晃一晃的。

「妈,真是挤,您没事儿吧?」由于她前面还站着一个小孩,再将手放在栏杆上,所以身子就形成了一个弓型,翘起的臀部正好紧紧地贴在我的胯间。我的身子也同样前倾,所以整个下半身几乎都和她连在一起,如果不穿衣服的话,就好像是后面插入的姿势。

车子重重的晃着,随着波动,岳母的身子跟着摆动,臀部一轻一重的撞在我的鸡巴上,挑逗得它完全勃起。
由于岳母的裙子很薄,鸡巴的顶端不时的进入到她的臀沟里面,每进入一次,她的身体就摆动得大一点儿。
「啊,真是挤呀…。」岳母若有所指的轻哼着,两条大腿还往两边稍微分开。

「妈,你没事吧?要不咱们下车用走的。」我摆正身体,让鸡巴隔着薄裙深入到她的股间。

「噢…不用下车,一会儿就到了。」岳母的身体一抖,大腿往里一併,鸡巴被她夹了个正着。「这小伙子还挺懂事,小丽可找了个好对象。」岳母似乎在自言自语,接着对我说:「小伦,你…扶着妈点儿,车晃的厉害。」扶?哪还能放下我的手,想来想去,把右手放在她的胯骨上:「妈,这样行吗?」我稍稍用力,她的屁股顶得更紧了。

「比刚才好多了…。」岳母默许了我的行动。

我的手渐渐地下移,整个手掌贴在她丰满的大腿上。

「妈,还有多远?」再这幺持久的刺激下去,我怕要射在车上。

「没…没…多远了,啊!」车子突然来个急转弯,全车的人也「啊─」大叫起来。岳母的手似乎抓不住栏杆,手一鬆,整个身子往我靠过来:「小伦…。」

我赶忙左手抓紧栏杆,右手一下把她抱住,恰巧压在她的乳房上。
「小…。」岳母身子抖了起来,屁股一前一后的顶动。

「妈…。」鸡巴在半天的磨擦之后,一下喷了出来!

岳母回头看了我一眼,她的脸红红的。等车平稳之后,她又自己扶着栏杆,大口的喘气。
好不容易到了站,走下车,我的裤子上湿了一块,她的裙后也有一片印迹。

「小…伦。」她看了一眼我的裤子,把提袋递过来:「你先用这个挡着,到家后再换吧。」「妈,你真好。」

「你这个小坏蛋,回家再跟你算帐。」
我用提袋掩着裤子,随着岳母到她家。岳母打开冷气说:「你先坐会儿,我得换件裙子。」「妈,真是对不起,您没事吧?」

「没事,没事。」岳母的脸一红,没敢看我,用手拉着后面的裙子。虽经一路风乾,裙子的上面还是有一圈发白的印迹。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匀衬的小腿,她穿的是浅肤色的丝袜。

「小伦,都是你做的好事…。」岳母发觉我在偷看,不依的数说着。
「妈,我也不知道会这样,车子太挤了,再说…若不是你的屁股太翘,还有大腿的磨蹭,我射得出来吗?」

「还说呢,这裙子非换不可了。」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,匆匆的跑到里面换衣服。我的裤子前面湿了一大块,经过风吹后乾巴巴的,这个样子若是被家里的娘俩看到,一定会笑成一团。但要是让她们知道是岳母的功劳,说不定老妈会掐死我。正在胡思乱想,岳母从里面出来,手里拿着一件灰色的短裤,腰带还是鬆紧型的,扔给我说:「这是你大哥的,你先穿着。你…那地方都那样了,快脱下来,一会儿我给你洗洗。」

岳母不由分说的打开另一间卧室:「快点儿换,看了都呕心。」
「那,妈,今晚咱还走不走?」

「这样子怎幺走?再说你也没来过这儿,我明天带你转转。」岳母替我关上了房门。
我把裤子脱下来,换上那条短裤,心里舒服的想着计划,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…?换妥后推开房门,客厅哪有她的蹤影?「妈,我换好了。」没有人回答,我大声的叫:「妈!妈!」

「我在厕所。」岳母的声音小小的,生怕别人听到似的。
不知是在小解还是大…?心里这样想着,竟不觉的朝那边走过去。

「小伦,你站在这儿干什幺?」岳母拉开厕所门,对着站在门口的我说。
「哦,没什幺…。」我摆弄着换下的裤子:「我想找地方洗一洗。」

裤子被她一把抢过:「不用了,你到客厅看会儿电视吧。」岳母瞟了我一眼,对我的话表示怀疑。
「妈,我真的没想做什幺。」

「你这孩子,瞎想什幺?」岳母拿着裤子朝后面走去。她刚刚换上的是一条米色的筒裙,后面的开衩很高,走动间,裹着丝袜的小腿若隐若现。向上看,屁股明显的凸起,随着前进的脚步,臀肉美妙的颤动着。
「妈,我自己来吧。」我跟在她的身后。不让我洗,看看总行吧?


「不用,还是我自己洗…。」岳母打开洗衣机,里面还有她那件裙子。我只得回到客厅,看些无聊的电视节目。这时妈妈打过电话来,问了问这边的情况;岳母和妈妈说起我时,还特别的称讚了几句。

吃过晚饭,岳母带我在附近散步。她的心情很好,不时问起妈妈和小丽,也说着小丽小时候的事情。不知不觉走到一家电影院门口,没想到她还是一个电影迷,还说自从小丽她大哥全家去俄罗斯后,就一直没再看。

「妈,那我们今天就看一场,我也很久没看了。」反正在家也没意思,看看电影可以打发时间,我拖着她到里面买票。「小伦,这里很乱的。」岳母紧跟在我的身后:「平时都是你大哥带我和你嫂子来。」「乱?没事的,咱们可买包厢啊。」「不要,买前面的票好一点。」怎幺会?在包厢里看电影没人吵闹,外面再乱也不怕啊;但岳母没细说。我抢到了前面,很快的就买到票。看到我买的是包厢,岳母有些不太情愿:「小伦,你不知道,包厢里才乱呢。」儘管这幺说,她还是和我在包厢里坐下来。

电影还没有开始,里面也还算安静。「没事啊,你看咱们坐这儿看又没人捣乱。」我不解的问她。「现在不乱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」岳母若有所指,而且说话时,她的脸竟发红了,真让人搞不懂。坐下来没多久,电影开始了,可是从隔壁包厢里却传出男女的对话声:「大哥,吹出来两百,要是打炮就得三百。」怎幺会有这种事?我不解的看着岳母,她好像没听到一样。那边又传来男人的声音:「钱好商量,但我得先验验货。」「大哥,不会骗你的,你看…。」接着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可能是那女人在脱衣服。这是什幺包厢?这幺轻的声音都可听到。